<option id="nvwltv"><style id="nvwltv"></style><big id="nvwltv"></big><noscript id="nvwltv"></noscript><b id="nvwltv"></b><pre id="nvwltv"></pre></option><form id="nvwltv"><legend id="nvwltv"></legend><dir id="nvwltv"></dir><table id="nvwltv"></table><code id="nvwltv"></code></form><strong id="nvwltv"><i id="nvwltv"></i><center id="nvwltv"></center><bdo id="nvwltv"></bdo><table id="nvwltv"></table></strong><strike id="nvwltv"><span id="nvwltv"></span><b id="nvwltv"></b></strike><tbody id="nvwltv"><i id="nvwltv"></i><thead id="nvwltv"></thead></tbody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您現在的位置是: 首頁>>當前位置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外圍是什麽意思,最是人間好時節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雨,一向是很美的。外圍是什麽意思就不必說什麽“雨,自古以來總能牽動文人騷客的情思”之類的陳詞濫調。錦城的雨,與別處的大有不同,關于這一點,因著我並沒有見過很多地方的雨,並沒有確切證據,只是私心裏這麽覺著而已。至少,與我記憶中的就很不相同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成都,很少見白天下雨,就像義山所說“巴山夜雨”,杜甫所言“隨風潛入夜”。一般來說,晚上若要下雨,傍晚時分便有征兆,天空中雲成了墨色,風也來了,夾著涼涼的雨意,即使有些冷,也不會覺得討厭。到了晚上,雨就真的造訪了,雷聲有點悶,窗外的樹葉沙沙作響,風很大的時候,也可以說是肆虐了,枝葉似要斷了。雨何時來的並不爲人知,只是忽然間就從未關好的窗戶鑽進來了。並不是暴雨,是以聲音不惱人,聽著入眠讓人莫名心安。完全不是“夜闌臥聽風吹雨”的那回事,頗有些靜靜的小情調在裏邊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山裏的雨和錦城夜雨全然不同。蒙蒙細雨也是有的,卻也不像這般溫柔細密。卻不知爲何,我還是想念一陣一陣的山雨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山雨從來不與人講什麽客套,說來就來,自由來去,全然沒有什麽規矩。“東邊日出西邊雨”,是真的有那麽一回事的,只是沒有那樣的詩情畫意,纏綿缱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時候時常有那種被雨追著趕著的經曆。遠遠看見對面山上一層薄霧,沙沙的雨聲愈來愈明顯,或者是河水那樣嘩嘩作響,我說不准那是怎樣的一種聲音,卻莫名悅耳,就像一曲靜靜流淌的《空山鳥語》。雨不是突然就光顧整片山林,先是山的一邊,然後慢慢地,蔓延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雨勢的蔓延並沒有什麽預兆,只是越來越急促,緊鑼密鼓地趕到我們所處的這一塊幹燥悶熱的土地上。眼看雨就要到了,我們只有奔跑,試圖在雨到達之前,尋一處避雨之所。往往事與願違,每一次和雨的賽跑,我們總是失敗,淋成落湯雞,用父親的話叫做“渾身無一幹線”,卻絲毫沒有落敗的狼狽沮喪。我們從心底裏,喜歡這樣一種向明知無法戰勝的力量挑戰的感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山雨有一種快意恩仇的俠氣。沒有人可以抗拒一場山雨的熱情,酣暢淋漓,仿若高手過招的那種痛快過瘾。若說江南煙雨和錦城夜雨是大家閨秀小家碧玉的溫婉,那麽我的山雨就是鮮衣怒馬的俠女的豪爽與不拘小節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山雨是若《雲水禅心》那般有蕩滌一切塵埃的力量的純淨之水,真正的“雲水”,雲水,不正是這雨麽?山雨很快就過了,一般沒有持續太久的山雨。雨過後,東邊日出的地方必然有一道彩虹,算是這場山雨的完美收尾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山裏的泥土是山雨最美最好的歸宿。每一場山雨,總能給泥土一次重生。泥土的味道,在雨後是芳香沁心的,那些浮塵,本有些躁動不安,可是一場雨後,又恢複從前謙遜低調的模樣。夏日的不安,山雨總能輕易撫平。而那蔥翠的山林田野,在雨後青翠欲滴的嬌俏更是不必我來多言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很久沒有再邂逅一場山雨,沒有再一次被淋得痛快,沒有再與一場山雨傾心交流。若說懷念,未免矯情,只是,遠離山雨洗滌之後,除了懷緬感傷,還能如何再一次雨後揚塵落地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這千裏之外綿綿夜雨聲裏,想念一場沒有浮塵的山雨。我還想再一次讓自己毫無保留地沐浴在我心心念念的雲水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春有百花秋有月,夏有涼風冬有雪。四季總在無聲的變換,當我還沉浸在冬日凜冽的北風裏時,殊不知,春天已經悄悄到來了。三月,是萬物複蘇的時節,春回大地,春暖花開,送走了凋零的枯葉,迎來了新抽出的綠芽。“煙花三月下揚州”,我喜歡這樣的意境,讓我們在一年中最美好的時節裏,背上行囊,輕裝遠行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十八公裏的路程,遠離城市的喧囂繁華,行走在鄉間阡陌,踏上泥濘的小路,去邂逅一場春日美景。清晨的風,涼爽溫柔,輕撫過發絲,吹動前方飄揚的旗幟。沒有斜飛的細雨,也沒有柔和的日光,我們就這樣踏上旅途。身後,是浩浩蕩蕩的隊伍;前方,是曲曲折折的山路。路旁長滿蔥茏的樹,墨綠的葉,高高的芒草,隨風輕輕晃動。山越來越遠,崖邊的樹一直彎彎曲曲的向前,似是沒有盡頭。路旁有突出的山石,石縫間長出嫩綠的枝條,老伯牽著牛,站在路旁等著隊伍走過,一旁的黑牛輕輕扇動耳朵,悠閑地搖搖尾巴,來回走了幾步。路旁的樹越來越多,漸漸遮住視線,每走幾步路就可以看到一株稍矮的樹,長滿紅色的葉子,似是記錄著曾遠去的秋天。隨著坡度的漸漸擡高,視野也逐漸變得開闊起來,轉過一個彎,耳畔響起一陣驚呼,蓦然擡頭,映入眼簾的不再是茂密的樹,而是萬重山阙!向下望去,崖下風景盡收眼底。不得不說,我的確是被眼前的景色所折服,雲萬裏山千疊,此情此景,深深震撼了我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山頂有一片小竹林,竹子不是很高,細長挺拔,翠綠的竹葉交相掩映,形成一片竹簾。擡頭仰望,竹葉劃破蒼穹,留下一道狹長的裂口,林中有一棵老樹它的背面早已爬滿墨綠的青苔,樹的周圍圍滿一圈竹子,清風吹過,竹葉沙沙作響,溫柔的與清風和鳴。腳下鋪滿枯黃的落葉,似是太久沒有人來,已經積滿了厚厚的一層,落葉在腳下“咯吱”作響,更爲這幽靜的竹林平添了些許荒涼。不過,天氣正好,微風習習,讓浮躁的心沉寂在這幽靜的竹林裏,也是個不錯的選擇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空漸漸露出些許陽光,但只那麽一會,太陽又隱匿在蒼穹中不肯再出來。下山的路顯得格外輕松,拿起相機,一路走走停停,把美好的風景記錄在相機裏,也镌刻在時光深處的記憶裏。崖邊有一棵小樹,細小的樹幹被藤蔓緊緊繞住,枯枝已抽出新芽,遠遠望去,枝頭似是綴滿了星星點點的小花。“人生最重要的不是目的地,而是沿途的風景。”時至今日,我不得不感慨這句話的含義,有時候,我們一味的追尋遠方,卻忽略了沿途那些能震撼人心的美景。三月,有新抽的嫩芽,有含苞待放的花,帶上心靈去遠行,放空身心,讓心沐浴在自然的美景裏,洗盡塵世紛擾,世事浮華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世界那麽大,我們的確應該去看看,有時候,外圍是什麽意思真想化作一縷風,翻山越嶺,擁抱世界。選一個心怡的季節,背上行囊,一路走走停停,四季更替,看這世間一歲一枯榮,細細品味這人間最美好的時節。一個人旅行,看流雲,任風雨,看長白雪落,聽風聲和雨,看夕陽染流雲,月光共繁星。去尋一片淨土,看萬裏星光,守一方風清月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雨,一向是很美的。外圍是什麽意思就不必說什麽“雨,自古以來總能牽動文人騷客的情思”之類的陳詞濫調。錦城的雨,與別處的大有不同,關于這一點,因著我並沒有見過很多地方的雨,並沒有確切證據,只是私心裏這麽覺著而已。至少,與我記憶中的就很不相同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成都,很少見白天下雨,就像義山所說“巴山夜雨”,杜甫所言“隨風潛入夜”。一般來說,晚上若要下雨,傍晚時分便有征兆,天空中雲成了墨色,風也來了,夾著涼涼的雨意,即使有些冷,也不會覺得討厭。到了晚上,雨就真的造訪了,雷聲有點悶,窗外的樹葉沙沙作響,風很大的時候,也可以說是肆虐了,枝葉似要斷了。雨何時來的並不爲人知,只是忽然間就從未關好的窗戶鑽進來了。並不是暴雨,是以聲音不惱人,聽著入眠讓人莫名心安。完全不是“夜闌臥聽風吹雨”的那回事,頗有些靜靜的小情調在裏邊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山裏的雨和錦城夜雨全然不同。蒙蒙細雨也是有的,卻也不像這般溫柔細密。卻不知爲何,我還是想念一陣一陣的山雨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山雨從來不與人講什麽客套,說來就來,自由來去,全然沒有什麽規矩。“東邊日出西邊雨”,是真的有那麽一回事的,只是沒有那樣的詩情畫意,纏綿缱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時候時常有那種被雨追著趕著的經曆。遠遠看見對面山上一層薄霧,沙沙的雨聲愈來愈明顯,或者是河水那樣嘩嘩作響,我說不准那是怎樣的一種聲音,卻莫名悅耳,就像一曲靜靜流淌的《空山鳥語》。雨不是突然就光顧整片山林,先是山的一邊,然後慢慢地,蔓延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雨勢的蔓延並沒有什麽預兆,只是越來越急促,緊鑼密鼓地趕到我們所處的這一塊幹燥悶熱的土地上。眼看雨就要到了,我們只有奔跑,試圖在雨到達之前,尋一處避雨之所。往往事與願違,每一次和雨的賽跑,我們總是失敗,淋成落湯雞,用父親的話叫做“渾身無一幹線”,卻絲毫沒有落敗的狼狽沮喪。我們從心底裏,喜歡這樣一種向明知無法戰勝的力量挑戰的感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山雨有一種快意恩仇的俠氣。沒有人可以抗拒一場山雨的熱情,酣暢淋漓,仿若高手過招的那種痛快過瘾。若說江南煙雨和錦城夜雨是大家閨秀小家碧玉的溫婉,那麽我的山雨就是鮮衣怒馬的俠女的豪爽與不拘小節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山雨是若《雲水禅心》那般有蕩滌一切塵埃的力量的純淨之水,真正的“雲水”,雲水,不正是這雨麽?山雨很快就過了,一般沒有持續太久的山雨。雨過後,東邊日出的地方必然有一道彩虹,算是這場山雨的完美收尾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山裏的泥土是山雨最美最好的歸宿。每一場山雨,總能給泥土一次重生。泥土的味道,在雨後是芳香沁心的,那些浮塵,本有些躁動不安,可是一場雨後,又恢複從前謙遜低調的模樣。夏日的不安,山雨總能輕易撫平。而那蔥翠的山林田野,在雨後青翠欲滴的嬌俏更是不必我來多言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很久沒有再邂逅一場山雨,沒有再一次被淋得痛快,沒有再與一場山雨傾心交流。若說懷念,未免矯情,只是,遠離山雨洗滌之後,除了懷緬感傷,還能如何再一次雨後揚塵落地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這千裏之外綿綿夜雨聲裏,想念一場沒有浮塵的山雨。我還想再一次讓自己毫無保留地沐浴在我心心念念的雲水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春有百花秋有月,夏有涼風冬有雪。四季總在無聲的變換,當我還沉浸在冬日凜冽的北風裏時,殊不知,春天已經悄悄到來了。三月,是萬物複蘇的時節,春回大地,春暖花開,送走了凋零的枯葉,迎來了新抽出的綠芽。“煙花三月下揚州”,我喜歡這樣的意境,讓我們在一年中最美好的時節裏,背上行囊,輕裝遠行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十八公裏的路程,遠離城市的喧囂繁華,行走在鄉間阡陌,踏上泥濘的小路,去邂逅一場春日美景。清晨的風,涼爽溫柔,輕撫過發絲,吹動前方飄揚的旗幟。沒有斜飛的細雨,也沒有柔和的日光,我們就這樣踏上旅途。身後,是浩浩蕩蕩的隊伍;前方,是曲曲折折的山路。路旁長滿蔥茏的樹,墨綠的葉,高高的芒草,隨風輕輕晃動。山越來越遠,崖邊的樹一直彎彎曲曲的向前,似是沒有盡頭。路旁有突出的山石,石縫間長出嫩綠的枝條,老伯牽著牛,站在路旁等著隊伍走過,一旁的黑牛輕輕扇動耳朵,悠閑地搖搖尾巴,來回走了幾步。路旁的樹越來越多,漸漸遮住視線,每走幾步路就可以看到一株稍矮的樹,長滿紅色的葉子,似是記錄著曾遠去的秋天。隨著坡度的漸漸擡高,視野也逐漸變得開闊起來,轉過一個彎,耳畔響起一陣驚呼,蓦然擡頭,映入眼簾的不再是茂密的樹,而是萬重山阙!向下望去,崖下風景盡收眼底。不得不說,我的確是被眼前的景色所折服,雲萬裏山千疊,此情此景,深深震撼了我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山頂有一片小竹林,竹子不是很高,細長挺拔,翠綠的竹葉交相掩映,形成一片竹簾。擡頭仰望,竹葉劃破蒼穹,留下一道狹長的裂口,林中有一棵老樹它的背面早已爬滿墨綠的青苔,樹的周圍圍滿一圈竹子,清風吹過,竹葉沙沙作響,溫柔的與清風和鳴。腳下鋪滿枯黃的落葉,似是太久沒有人來,已經積滿了厚厚的一層,落葉在腳下“咯吱”作響,更爲這幽靜的竹林平添了些許荒涼。不過,天氣正好,微風習習,讓浮躁的心沉寂在這幽靜的竹林裏,也是個不錯的選擇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空漸漸露出些許陽光,但只那麽一會,太陽又隱匿在蒼穹中不肯再出來。下山的路顯得格外輕松,拿起相機,一路走走停停,把美好的風景記錄在相機裏,也镌刻在時光深處的記憶裏。崖邊有一棵小樹,細小的樹幹被藤蔓緊緊繞住,枯枝已抽出新芽,遠遠望去,枝頭似是綴滿了星星點點的小花。“人生最重要的不是目的地,而是沿途的風景。”時至今日,我不得不感慨這句話的含義,有時候,我們一味的追尋遠方,卻忽略了沿途那些能震撼人心的美景。三月,有新抽的嫩芽,有含苞待放的花,帶上心靈去遠行,放空身心,讓心沐浴在自然的美景裏,洗盡塵世紛擾,世事浮華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世界那麽大,我們的確應該去看看,有時候,外圍是什麽意思真想化作一縷風,翻山越嶺,擁抱世界。選一個心怡的季節,背上行囊,一路走走停停,四季更替,看這世間一歲一枯榮,細細品味這人間最美好的時節。一個人旅行,看流雲,任風雨,看長白雪落,聽風聲和雨,看夕陽染流雲,月光共繁星。去尋一片淨土,看萬裏星光,守一方風清月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雨,一向是很美的。外圍是什麽意思就不必說什麽“雨,自古以來總能牽動文人騷客的情思”之類的陳詞濫調。錦城的雨,與別處的大有不同,關于這一點,因著我並沒有見過很多地方的雨,並沒有確切證據,只是私心裏這麽覺著而已。至少,與我記憶中的就很不相同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成都,很少見白天下雨,就像義山所說“巴山夜雨”,杜甫所言“隨風潛入夜”。一般來說,晚上若要下雨,傍晚時分便有征兆,天空中雲成了墨色,風也來了,夾著涼涼的雨意,即使有些冷,也不會覺得討厭。到了晚上,雨就真的造訪了,雷聲有點悶,窗外的樹葉沙沙作響,風很大的時候,也可以說是肆虐了,枝葉似要斷了。雨何時來的並不爲人知,只是忽然間就從未關好的窗戶鑽進來了。並不是暴雨,是以聲音不惱人,聽著入眠讓人莫名心安。完全不是“夜闌臥聽風吹雨”的那回事,頗有些靜靜的小情調在裏邊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山裏的雨和錦城夜雨全然不同。蒙蒙細雨也是有的,卻也不像這般溫柔細密。卻不知爲何,我還是想念一陣一陣的山雨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山雨從來不與人講什麽客套,說來就來,自由來去,全然沒有什麽規矩。“東邊日出西邊雨”,是真的有那麽一回事的,只是沒有那樣的詩情畫意,纏綿缱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時候時常有那種被雨追著趕著的經曆。遠遠看見對面山上一層薄霧,沙沙的雨聲愈來愈明顯,或者是河水那樣嘩嘩作響,我說不准那是怎樣的一種聲音,卻莫名悅耳,就像一曲靜靜流淌的《空山鳥語》。雨不是突然就光顧整片山林,先是山的一邊,然後慢慢地,蔓延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雨勢的蔓延並沒有什麽預兆,只是越來越急促,緊鑼密鼓地趕到我們所處的這一塊幹燥悶熱的土地上。眼看雨就要到了,我們只有奔跑,試圖在雨到達之前,尋一處避雨之所。往往事與願違,每一次和雨的賽跑,我們總是失敗,淋成落湯雞,用父親的話叫做“渾身無一幹線”,卻絲毫沒有落敗的狼狽沮喪。我們從心底裏,喜歡這樣一種向明知無法戰勝的力量挑戰的感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山雨有一種快意恩仇的俠氣。沒有人可以抗拒一場山雨的熱情,酣暢淋漓,仿若高手過招的那種痛快過瘾。若說江南煙雨和錦城夜雨是大家閨秀小家碧玉的溫婉,那麽我的山雨就是鮮衣怒馬的俠女的豪爽與不拘小節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山雨是若《雲水禅心》那般有蕩滌一切塵埃的力量的純淨之水,真正的“雲水”,雲水,不正是這雨麽?山雨很快就過了,一般沒有持續太久的山雨。雨過後,東邊日出的地方必然有一道彩虹,算是這場山雨的完美收尾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山裏的泥土是山雨最美最好的歸宿。每一場山雨,總能給泥土一次重生。泥土的味道,在雨後是芳香沁心的,那些浮塵,本有些躁動不安,可是一場雨後,又恢複從前謙遜低調的模樣。夏日的不安,山雨總能輕易撫平。而那蔥翠的山林田野,在雨後青翠欲滴的嬌俏更是不必我來多言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很久沒有再邂逅一場山雨,沒有再一次被淋得痛快,沒有再與一場山雨傾心交流。若說懷念,未免矯情,只是,遠離山雨洗滌之後,除了懷緬感傷,還能如何再一次雨後揚塵落地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這千裏之外綿綿夜雨聲裏,想念一場沒有浮塵的山雨。我還想再一次讓自己毫無保留地沐浴在我心心念念的雲水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春有百花秋有月,夏有涼風冬有雪。四季總在無聲的變換,當我還沉浸在冬日凜冽的北風裏時,殊不知,春天已經悄悄到來了。三月,是萬物複蘇的時節,春回大地,春暖花開,送走了凋零的枯葉,迎來了新抽出的綠芽。“煙花三月下揚州”,我喜歡這樣的意境,讓我們在一年中最美好的時節裏,背上行囊,輕裝遠行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十八公裏的路程,遠離城市的喧囂繁華,行走在鄉間阡陌,踏上泥濘的小路,去邂逅一場春日美景。清晨的風,涼爽溫柔,輕撫過發絲,吹動前方飄揚的旗幟。沒有斜飛的細雨,也沒有柔和的日光,我們就這樣踏上旅途。身後,是浩浩蕩蕩的隊伍;前方,是曲曲折折的山路。路旁長滿蔥茏的樹,墨綠的葉,高高的芒草,隨風輕輕晃動。山越來越遠,崖邊的樹一直彎彎曲曲的向前,似是沒有盡頭。路旁有突出的山石,石縫間長出嫩綠的枝條,老伯牽著牛,站在路旁等著隊伍走過,一旁的黑牛輕輕扇動耳朵,悠閑地搖搖尾巴,來回走了幾步。路旁的樹越來越多,漸漸遮住視線,每走幾步路就可以看到一株稍矮的樹,長滿紅色的葉子,似是記錄著曾遠去的秋天。隨著坡度的漸漸擡高,視野也逐漸變得開闊起來,轉過一個彎,耳畔響起一陣驚呼,蓦然擡頭,映入眼簾的不再是茂密的樹,而是萬重山阙!向下望去,崖下風景盡收眼底。不得不說,我的確是被眼前的景色所折服,雲萬裏山千疊,此情此景,深深震撼了我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山頂有一片小竹林,竹子不是很高,細長挺拔,翠綠的竹葉交相掩映,形成一片竹簾。擡頭仰望,竹葉劃破蒼穹,留下一道狹長的裂口,林中有一棵老樹它的背面早已爬滿墨綠的青苔,樹的周圍圍滿一圈竹子,清風吹過,竹葉沙沙作響,溫柔的與清風和鳴。腳下鋪滿枯黃的落葉,似是太久沒有人來,已經積滿了厚厚的一層,落葉在腳下“咯吱”作響,更爲這幽靜的竹林平添了些許荒涼。不過,天氣正好,微風習習,讓浮躁的心沉寂在這幽靜的竹林裏,也是個不錯的選擇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空漸漸露出些許陽光,但只那麽一會,太陽又隱匿在蒼穹中不肯再出來。下山的路顯得格外輕松,拿起相機,一路走走停停,把美好的風景記錄在相機裏,也镌刻在時光深處的記憶裏。崖邊有一棵小樹,細小的樹幹被藤蔓緊緊繞住,枯枝已抽出新芽,遠遠望去,枝頭似是綴滿了星星點點的小花。“人生最重要的不是目的地,而是沿途的風景。”時至今日,我不得不感慨這句話的含義,有時候,我們一味的追尋遠方,卻忽略了沿途那些能震撼人心的美景。三月,有新抽的嫩芽,有含苞待放的花,帶上心靈去遠行,放空身心,讓心沐浴在自然的美景裏,洗盡塵世紛擾,世事浮華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世界那麽大,我們的確應該去看看,有時候,外圍是什麽意思真想化作一縷風,翻山越嶺,擁抱世界。選一個心怡的季節,背上行囊,一路走走停停,四季更替,看這世間一歲一枯榮,細細品味這人間最美好的時節。一個人旅行,看流雲,任風雨,看長白雪落,聽風聲和雨,看夕陽染流雲,月光共繁星。去尋一片淨土,看萬裏星光,守一方風清月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關文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10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41 2001